世界最伟大的瑜伽行者——大神的爱情传说!

湿婆神是瑜伽的始祖,他的妻子叫岶尔瓦缇,他们被认为是最完美的丈夫和妻子,印度的青年男女总会向他们祈祷,希望获得像他们一样完美的伴侣。在历史的长河中,爱情永远是永恒的主题。瑜伽修行者并不是禁欲主义者,美好的爱情故事,同样也发生在他们身上。

今天,就让我们走近瑜珈鼻祖,讲述关于这个世界最伟大的瑜伽行者——大神湿婆的爱情传说吧!

[传说:仙人达刹的女儿萨蒂不顾父亲的反对嫁给了毁灭和再生之神湿婆。达刹对湿婆因此记恨在心,为了报复,他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祭典,邀请了天界的众神却没有邀请湿婆。萨蒂闻讯赶往祭典,却遭到父亲的当场侮辱。萨蒂为了维护丈夫悲愤之下投火自尽。湿婆为萨蒂的死悲痛得发疯,他暴怒地冲到现场,毁掉了祭典,杀死了达刹和数个看着萨蒂的惨剧发生而不加理睬的天神,并且想要毁灭世界。护持神毗湿奴赶到后与湿婆发生激烈战斗,终于将其降伏。但湿婆并未由此恢复理智,他从余烬中取出萨蒂尸体,之后携尸在世间久久游荡,跳着疯狂的毁灭世界之舞,(湿婆是舞蹈之神,有一尊铜像就叫做“湿婆之舞”,很美。但湿婆的舞蹈象征的是世界的毁灭,那是湿婆作为“毁灭神”最后宣布世界末日用的力量。)毗湿奴为了结束这种疯狂的哀悼,将萨蒂的遗体分割,其所散布之地遂成为圣地,而萨蒂之魂则化为雪山下的杜鹃花。]

一 湿婆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你看见了吗?我亲爱的萨蒂。这美丽的月光就像是我们第一次相会那天晚上的月光一样。

你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什么话也不说,那么,你是对我表示赞同吧。我想起那时你站在恒河边的俱舍圣草丛里,眼睛像头羞怯的小鹿;你衣着朴素,低着头,可是月光柔和地照在你的秀发上,就好象给你戴了天然的宝石一样。然后你抬起头来对我微笑——你知道吗?萨蒂,从那时我就爱上你了。为了那一笑,天帝也会把这世界视为草芥的。

可是我的爱妻啊,你已经睡了很久了,为什么你总是不醒来呢?

我真是很想念你的微笑嗬。

啊,你衣上的珠饰掉了下来;这都怪白天那群愚蠢的村民,他们对我和你投掷石块,有的还真的打到你身上来了——你不痛吗?

他们没有把你从酣梦中吵醒,这就好。可是他们竟然叫我疯子,还说我带着可怕的东西四处乱走,像个火葬场里的活鬼一样令人恐怖憎恶。啊,他们都瞎了吗?他们竟把沉睡在我怀中的、仍是这世上最美丽女子的你叫做可怕的东西——这岂不是太荒谬了吗?

可是,萨蒂,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一处我们走过的地方,人们都这样对我们呢?难道梵天的法则已经有所改变,而我也无法理解了吗?

夜起风了。我把你抱得更紧了一些。希望你不要着凉才好。

你知道吗,萨蒂?有时侯,在那些时断时续的梦里,我也会回想起天界,回想起我那高傲睿智而又煳涂的父亲,还有总是温和微笑着的蓝莲花眼的毗湿奴。回忆就像闪电穿过云层般闪现而后又随即消失;我所能回忆的只是一些模煳的片段,梵天和毗湿奴的样子好象也有点记不清楚了。是什么时候离开天界的呢?

雨季来了又去;我数过花朵盛开的日子。这世间竟已走过七个年头了。

那么,你也已经沉睡了七年了吗,萨蒂?

我们的旅行还没有结束。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到路的尽头;所以我也猜不出来你什么时候会醒。不过,你愿意睡就睡吧,我会抱着你走完全程的。我答应你会带你回我们的家,有着明亮雪峰的吉罗娑山下明镜一般的玛那莎圣湖——那里有你最爱的杜鹃。希望我们回去时是春天,这样你就可以一睁开眼就看到它们怒放的样子;那时侯你就会醒来对我笑了吧,而我也会像从前那样弹琴给你听的。我一想到这些,就会觉得很幸福;就算没有了梵天给我的一切——天神的崇敬,永生的生命乃至这个世界——我也不会有丝毫的遗憾。

印度选女神库玛丽_印度女神之恋_花恋蝶菲鹰女神

可是有时侯我从水中窥见我们的倒影的时候,竟会觉得一种强烈的心痛,那种痛苦就好象要把我撕成两半一样。那些时候我就会惊恐地倍加紧紧抱住你——这是怎样一种令人发疯的幻觉啊——我竟会觉得我好象已经失去了你,并且已经失去了很久一样。

不过在那之后,我往往会自失地笑起来。这种幻觉是无根无据的,就像那些挂在林中的蔓藤一样。你好好的在我怀中,而再也不会有人把我们分开了。

你的父亲一样,梵天一样,全天界的天神也一样,他们不会再把我们分开了。

你和我在一起,永远地。

永远永远。

二毗湿奴

梵天,今天我终于找到湿婆了。

我看见你眼中现出痛苦的神情,我看见你背转过身去,我知道你不想听到这些会令你悲伤的事情;可是梵天,我将不得不说,因为你我都知道,这罪行,这再也无法弥补的惊天的伤痛,乃是要你我共同承担的。

我还记得我多年前在天帝的花园里见到湿婆和萨蒂的情景。那时的他们是多么美丽的一对啊,梵天;他们手挽手走在金苏迦树丛中,像是森林中共同歌唱的无忧鸟,像是并蒂盛开的莲花。萨蒂真是个美丽绝伦的姑娘,梵天,如果说湿婆是人中之虎,她就是你最光辉夺目的造物。她的面庞就像皎洁的明月,眼睛就像初升的晨星。她抬起头向她丈夫微笑——那简直就是世界初生时太阳所放出的第一束金色的光芒。没有人不会为这微笑打动,没有人不会为这微笑中所包含的幸福为他们感到高兴。

而今天,梵天,当我再看到他们时,除了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外,我再也感不到什么了。

萨蒂永远不会再向她丈夫温柔地微笑了。她那鲜花般娇艳的面容,夏末雨云般乌黑的秀发,那小鸟一样的动人嗓音,还有她的爱情,她的渴望,她的梦想,都消失了。这一切的一切,造物的精华,如今只剩下一具焦枯可怖的尸体,那狰狞的骷髅上,哪里还有昔日那个萨蒂的影子?

你的肩头在颤抖;梵天。是的,你应该为此悲痛,为此自责,不仅是你,还有我,还有当时所有看着萨蒂被迫跳入祭火而处于对达刹的畏惧而不敢阻拦惨剧发生的天神们——那时那么多的天神竟没有一个人敢看萨蒂那悲伤而愤怒的眼睛——我们都要为此内疚,终我们的一生,我们都将牢记这个悲惨的情景:

一个年轻的男子,抱着爱人枯焦的躯体在荒野中凄凉地狂笑……

是的,梵天,湿婆依旧还紧抱着萨蒂的尸体,他竟紧抱着她在世间流浪了七年啊,梵天!

我们的心应该流血啊。

花恋蝶菲鹰女神_印度选女神库玛丽_印度女神之恋

湿婆已经疯了。我们从他大闹祭典之后从余烬中带走萨蒂的残躯时就应该知道的。他疯了,这七年来他带着她的尸体四处游荡,因为他竟从来不相信他的爱妻已经死了。

他不相信她竟再也不会对他微笑,他不相信她竟再也不会对他开口说话,他不相信她竟再也不会听到他的琴声,他不相信她竟会舍得离开他——他们本是发誓要厮守万世的啊,梵天。

所以他疯了。他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幻想着自己仍是和萨蒂手挽手地走着,走着,而世界的花园无穷无尽。

可是我知道现实是什么样子。梵天,你若没有亲眼看到,你绝不会相信,那个癫狂的男子,那个眼睛深陷、浑身尘土、头发纠结、像一棵被雷击倒已经蒙上了死亡阴影的大树的男子,竟会是湿婆。他看起来是那样的悲惨和邋遢,而他,他曾是你的骄傲,天界的雄狮,有着阳光般秀美笑容的青空的神祗啊!

那个在众神的祭祀上优美舞蹈的、永远快乐、永远慷慨、永远善良的湿婆啊……

我唿唤着他的名字。而他抬起头来,目光呆滞地看着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迷惑。他已经记不得我是谁了。

我抓着他的肩头,我大声叫他,我指着他怀中的焦尸提醒他他现在在干着多么疯狂的事。但他固执地不听,他哈哈狂笑着说我才是疯子,他因为我碰了他宝贵的妻子而怒不可遏地要和我拼命,他争辩说,她只是睡着了……

最后我们打了起来;就像七年前那样。但他已经无法像从前一样挥动他的神弓;流浪毁了他的力量和身体。我打倒了他;萨蒂的尸体自他的怀中跌出,在我们力量的旋涡中化成碎片。

梦醒了。

我知道我不得不这样做。这个世界因为他的舞蹈已经开始脱轨。他必须清醒过来,否则,这世界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崩溃。

可是为什么,梵天,为什么我完成了这本该是神圣的任务,为什么我拯救了濒于毁灭的湿婆,却一点也感不到欣慰?

为什么我不敢看他那震惊而悲痛的眼神?

我站在那里,拿着神轮的手因为心痛而颤抖。我问自己,难道我真的有这个权利,为了所谓的一切去剥夺他流连在幸福的幻梦中——哪怕那只是个一碰就会破碎的水泡——的权力?我难道真的有这个资格,去告诉他必须面对真实的残酷?

我们是残忍的,梵天。终我们的一生,都将无法忘记这个悲惨的情景:

一个痛苦的男子,抱着爱人破碎的身躯在荒野中低声地呜咽……

印度女神之恋_印度选女神库玛丽_花恋蝶菲鹰女神

这是你骄横诅咒的结果。

这是我没有勇气挺身而出的结果。

这是众神麻木和怯弱的结果。

所以,我们将永远无法从这内疚中逃开,我们将永远无法从这心痛中逃开,日日夜夜都要忍受着这强烈的、无法再挽回的负罪感,永远地。

永远永远。

三、湿婆

你竟然真的已经永远离开我了,萨蒂。

我的泪水滚滚而落,这本该是七年前就该落下的泪水啊。而一个梦,一个长长的悲伤又甜蜜的美梦,竟让我做了七年之久,竟让我的心碎延迟了七年。

那可是真的吗?

你的欢笑,你的泪水,你的话语,你的一切一切,都早已消失;而我守侯了七年的,只不过是一个旧日的幻象,一个漂浮在天边云霞里的,你转身时对我露出一个微笑的幻象

你早已不在了。你留下来的所有的回忆,曾经那样在梦中保护了我七年,现在每一个细节印度女神之恋,每一个片段,都像正在吞噬着你最后的身躯的烈火一样地灼烧着我,所以我的眼泪是那么地滚烫。

泪水消失在我脚下的土地里,而你的身体消失在熊熊火焰里。青烟直冲天际,我的梦是醒了啊,可是为什么我依然还听得见你在轻轻地对我说,“我在这,”,为什么我还依然好象看见你提着纱丽在月光下的俱舍草中抬头向我微笑?

我并不责怪毗湿奴。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可是他可曾知道,我愿意用一生的代价,让那个梦哪怕再延长一秒钟,让我再感觉到你的唿吸和心跳,让我再次感觉到……你还和我在一起?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的身躯也只归于我手中的这一小捧白灰了。

我没有忘记我们的诺言,萨蒂;我仍会带你回家,我会把你的骨灰撒在玛那莎圣湖边,而我也会到吉罗娑山上去修苦行——这世界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可是玛那莎湖会映出雪山的倒影,这样我们依然离的很近很近。

花恋蝶菲鹰女神_印度选女神库玛丽_印度女神之恋

这样,你仍会在我身边。

这样,当我午夜梦回泪湿枕边印度女神之恋,我仍可以感到你依稀的气息。

这样,当我整夜无法入眠时,我还可以把照在我额上的月光想象成你的轻吻。

我爱你啊,萨蒂,

永远永远……

四 尾声

一百年过去了。

苦行的生活终于可以使我获得心灵上的平静。我不再会时不时地发狂,思念的痛苦也渐渐不再那样令我难以唿吸了,大多数时候,我会思考这世界的善与恶,本塬和表象,真实和幻觉。我想,我变得坚强了。

坚强到我终于可以不再想你,萨蒂。

可是这百年来,我再也没有去过玛那莎湖畔;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那地方对我来说仍是充满了回忆的地方——那些无论何时何地隔着亿万时空都在我耳畔轻语的回忆啊——我也许仍是害怕吧。

可是那一天,我竟会神使鬼差地走下了山峰。终年冰封的山顶上是感受不到四季的。可是山下,青草已经冒出了嫩芽;小鸟也开始在森林中婉转地歌唱。春天来了。

自然周而复始。我无意识地走下山峰,竟觉得好象是你在约我到湖边相会一样,就像很早前的那个春天。

终于到了。玛那莎湖依旧那样明媚而美丽。而我惊讶地看着那一片从未见过的杜鹃林——那杜鹃林正盛开在昔日我撒下你骨灰的地方。

我漫步在杜鹃丛中。鲜花怒放,像是情人的鲜血,又像是恋爱中火热的心。我好象看见你在每一朵花后微笑。每次风吹过树丛,我都怀疑那是你的裙琚在沙沙做响;每次树叶温柔地擦过我的脸,我都以为那是你轻柔的抚摸。我低声地问着,“这是你吗,萨蒂?”

是的,这是你;是的,你就在这里,我的萨蒂;这是你所爱的杜鹃,这是你的化身!

印度女神之恋_印度选女神库玛丽_花恋蝶菲鹰女神

你真的从来没有离开我。

花朵在雪山和圣湖畔微笑,而我再次热泪滚滚;依稀中,我好象听到很久以前,在这里那对年轻的恋人所许下的诺言:

“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会的,我会和你在一起,永远。”

永远永远。

萨蒂的转世

自从失去了爱妻萨蒂,万念俱灰的湿婆在喜马拉雅山开始了漫长的苦行,成为了伟大的瑜伽行者之神。在印度的诗歌中对他有这样的描述

“那时侯,湿婆已经在这世界上一无所执,深深被失去爱妻的忧伤之火煎熬。”

时间过了一万年,苦行中的湿婆始终没有再见任何一个女人。

雪山神女

这时自焚而死的萨蒂投胎到众神之王喜马拉雅的妻子曼娜腹中,出生后取名为帕尔瓦蒂,即雪山神女。后来,湿婆来到恒河女神下凡的地方修行。雪山神女知道后带着礼品来侍奉湿婆,湿婆说:“女人是男人苦修的障碍。”对于娇艳的雪山神女和她的侍奉,湿婆无动于衷,依旧每日专心苦修。于是,爱神被派到喜马拉雅山支援雪山神女,爱神找机会向湿婆射出花箭。一天,盛装打扮、含情脉脉的雪山神女站在湿婆面前,向他行礼,献上鲜花,恭敬地膜拜大神。湿婆用不同以往的目光看了一下雪山女神,“这个时候,湿婆的心有点动摇,就像月亮升起时的大海;他看向雪山神女的脸,看到了她频婆果般的嘴唇。”美丽的神女不禁羞涩满面。湿婆盯住她,竟然赞叹起她的娇美。湿婆一边赞叹着,一边觉得蹊跷:“我是怎么了?这是多么的奇怪,怎么今天变得如此轻浮?”他扭头看向左边,发现爱神正洋洋得意地手持花箭,世尊湿婆立即怒不可赦,用第三只眼睛将爱神化为了灰烬。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父母的反对下,雪山神女毅然来到湿婆之前坐禅的地方开始苦修。炎炎夏日,她在四周堆起柴禾,点燃,自己坐在火圈中,日夜念着湿婆的赞语;雨季,她坐在光秃秃的岩石上,任凭倾盆大雨流在身上;冬天,在无数寒冷的夜晚,她愉快地浸在水中,专心致志地数着真言。第一年,她以果实为生,第二年便成了树叶,后来则什么也不吃了。就这样,她苦修了3000年。

雪山神女的苦行使得三界众生无一例外地感到灼烧般的痛苦。众神便集体乞求湿婆同意和雪山神女的婚事。帕瓦蒂还在继续着苦修。一天,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婆罗门,在听说帕瓦蒂是为了得到湿婆的爱情而苦行之后,拼命的嘲笑、羞辱湿婆,说“你简直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要嫁就要嫁毗湿奴那样的神(让我想起了那首和普京有关的歌:))”等等。帕瓦蒂愤怒的反驳他,说无论湿婆怎样自己都爱他。婆罗门的话越发的放肆,对湿婆的侮辱越发的无礼,帕瓦蒂最后只好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声叫他滚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声雷鸣,那个婆罗门消失了,站在帕瓦蒂面前的却是面带微笑的湿婆。湿婆拉住她的手,说出了一句最最浪漫的话:“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用苦行买下的奴隶。”

得知湿婆将要同雪山神女结婚,各方神、仙、人、魔和世间的一切众生都向婚礼举办的方向聚集。一时间,天上、空中、地面和地下风尘滚滚、地动山摇。无数天女载歌载舞,鼓乐齐鸣地簇拥着新浪打扮的湿婆。湿婆头戴华丽的宝冠,两耳吊着蛇环,第三只眼放出异样的光彩,身上涂了檀香灰,穿着象衣皮。毗湿奴、梵天、因陀罗、紧那罗诸神紧随其后。喜马拉雅对湿婆说:“啊,至尊无上的大神,今天我把我的女儿交给了你,请你接受她,把她作为可爱的妻子吧。”湿婆接受了雪山神女,并且按照世俗的仪式口念咒语,手触地面。这时,三界想起一片欢呼声。爱神的妻子也来请求湿婆让他的丈夫复活,湿婆朝那堆灰烬看了一眼,爱神就重新出现在了他妻子的面前。

婚礼之后,湿婆领着雪山神女来到一处僻静迷人的地方,开始了他们的蜜月欢爱。

印度神话中湿婆神的爱情故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