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炜:陈儿哥,你的药我不会停了

陈炜站在生产室里,笑得很开心。

亲眼看着一件件yao品下了去生产线,

标准的技术,

崭新的药盒,

好听的药名。

或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

飞机返程,降落。

陈炜坐在程勇的神油店里印度伟姐,看着眼前的几人,心中有些感慨,

“陈儿哥。”

“陈哥。”

“陈小兄弟。”

熟悉的称呼,熟悉的人:程勇、老刘、吕受益、思慧姐、彭浩。

几人围成一圈,搭着火锅喝着酒,很是热闹。

陈炜举了举手里的杯子:

“我以水代酒敬各位一杯。”

“干杯!”

放下酒杯,吕受益抱怨道:“陈儿哥,咱们认识这么久了,都没见你喝过酒,你是不是不会喝酒啊?”

“就是印度伟姐,陈儿哥,你跟我们一起聚会也从来不吃东西,是不是肠胃不好啊?来,吃个这个,这个很好吃的。”

刘思慧夹起一块狮子头,放进陈炜碗里。

陈伟脸色变了变,不动声色岔开话题:

“今天让你们过来呢,一是因为警察的监视已经撤销,大家好久没见了,今天大家过来聚一聚。”

“另一个呢,是因为印度药厂已经被查封,药源被堵断,现在印度政府态度不明,所以近期我们就不卖印度格列宁了。”

众人闻言,脸色笑容一僵,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陈炜接着道:“当然,药我不会停,我会保证病友们都有药吃。你们的药我也会给你们送去,但是以后你们就不要参与了,这也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

“印度格列宁被断,接下来我会继续向全国铺药,这可能会引起瑞士医药代表的疯狂反扑,接下来如果你们参与,恐怕不能全身而退。”

几人若有所思。

吕受益迷惑了:“陈儿哥,你哪来的药?”

印度药厂都停产了,这药是打哪来的?众人也是迷惑不解。

陈炜看向刘思慧笑道:“我想,思慧姐应该已经猜到了。”

几人转头看向刘思慧,刘思慧道:“如果我没猜错,陈哥应该是在印度收购或者秘密筹备了一个地下药厂。”

所谓地下药厂,就是没有向政府备案的制药企业,印度虽然针对yao品专利不保护,但仿制药本身在印度是合法的。

而地下药厂,在印度属于违法企业,一旦发现,全部查封。

果然,陈炜点了点头,刘思慧心思缜密,陈炜曾让她和老刘共同管理账目,她曾经针对百分之六十的yao品流动资金旁敲侧击,陈炜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含糊了过去。

后来刘思慧不再问询,陈炜猜测刘思慧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几人吃惊的看向陈炜,

真的假的?玩这么大!

陈炜看向刘思慧笑了笑,对几人点了点头。

……

陈炜从身边拿出几叠钞票,分给几人道:“这些是我剩下来的一点钱,你们每人十万。你们这半年来应该攒了不少钱。这笔钱相比起来不算多,就当给你们的散伙费。”

“信我就去买个房,保你们后半生衣食无忧。”

“从今天起,你们忘掉这回事,就当从来没有卖过药,以后安心生活,照顾孩子和家人。”

几人都沉默,不知想些什么。

他们知道,陈炜不是因为利益让他们下车,而是真的是为了他们着想。

也是如此,他们感到心里有些愧疚。

“老程,小澍这孩子我见过,很聪明,好好教育,以后肯定比你强。”

“老吕,你孩子才刚出生,多陪陪你老婆,替她多分担一点,能找到这么好的老婆是你的福分。”

“思慧姐,妞妞现在有些内向,这是你的责任,你得负责把她心结打开,孩子还小,一切还来得及。另外你也该给妞妞找个爸爸,也给自己找个伴了,单亲家庭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说到这,陈炜灵光一闪,笑道:“你看老程咋样,他虽然人品不咋地,但心肠还算不坏,算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你要不考虑考虑?”

程勇在旁边正低着头抽烟,听到这话,烟头吓得差点掉在地上。

刘思慧本来咬着嘴唇,听到陈炜后边的话,不仅翻了个白眼,对着陈炜轻锤一下:

“怎么还打趣儿起我来了,陈儿哥你不也没对象,要不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

刘思慧说完看了眼程勇,发现程勇正在看他,眼神飘忽不定,不禁瞪了他一眼。

程勇慌张的瞬间低了头,刘思慧见此,嘴角悄悄露出一抹笑容。

陈炜有些招架不住,赶忙打个哈哈,转身对老刘和彭浩道:“你俩我就不多说了,老刘你也算是被我硬脱下水的,这算我的不对,今后你在你的主面前,替我忏悔一下吧。”

老刘温和的笑了笑:“陈小兄弟,愿主保佑你。”

陈炜侧身,想对彭浩说两句,彭浩抢先开口道:“这钱我不要,我不走!”

说完把钱推回了陈炜面前。

“陈哥,我不像他们有儿子闺女。”

“我是单身!”

陈炜愕然,你单身有什么好骄傲的吗?

为什么说出来还挺胸抬头,一副很光荣的样子。

彭浩早已剃了之前的黄毛,留了短寸,整个人也不像从前那么阴郁。

“你不回家吗?”陈炜沉思了一下问道。

“我家里人之前以为我死了,给我添了个弟弟。我回家后,把钱留给他们就又出来了。”

彭浩看着陈炜,坚定道:“我不怕,我想跟着你干!”

陈炜沉默不语。

刘思慧在一旁劝道:“陈儿哥,你就让彭浩留下来也行,至少有个人帮你打下手。”

陈炜盯着彭浩的眼睛:“你确定要跟着我,不害怕?”

彭浩直视着陈炜:“不怕!”

“好!”陈炜笑得很爽朗,把钱扔回给彭浩道:“把这笔钱收下,给你爸妈养老,以后你继续跟我干!”

几人举杯畅饮。

……

酒过三巡,

吕受益扯起话题,看向陈炜:“陈儿哥,你的药是什么样子的啊?”

几人闻言,停下打闹,纷纷看向陈炜,显然也是十分好奇。

陈炜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瓶药,放到桌子上。

“这是我生产出来的第一瓶药。”

几人好奇地看去,程勇拿起来看了看,有些不敢置信,晃了晃脑袋:“陈儿哥,这真是你制造的药?”

陈炜点头。

程勇看了看包装,皱了皱眉,吐槽道:“陈儿哥,你这个药……嗯……起的名字是不是丑了点?”

“是丑了点,这个名字感觉怪怪的。”吕受益附和道。

陈炜有些迷茫,丑吗?这名字不挺好的吗?

瓶子上,

此时赫然印着两个中文大字——〈药神〉。

他看向彭浩,彭浩默默点了点头,嘴里蹦出一个字:

“丑。”

老刘捂嘴偷笑,刘思慧也噗嗤笑了起来。

陈炜头冒黑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